亿德体育在线下载安装

精致省年轻人的新攀比

  冰蓝运营的社交账号,不到一岁,排版干净,略带“muji风”,头像也只有一个粉色平铺的图片。就像生活中的她,不喜繁复,追求简单、自在、清醒的生活。

  2023年3月1日开始,冰蓝发布16篇笔记,主要分享自己在不降低生活品质的情况下,如何无痛省钱,过上极简、理性的生活。比如,《16个不花钱不刷手机的快乐》《无痛省钱法:只买100分物品》《极简衣橱:靠14件衣服过夏天》等。

  最初几篇的笔记点赞数只有十位数,互动也不多。但过了两三个月,一篇《我终于戒掉了“精致穷”》的笔记点赞和收藏量一下超过4000,粉丝一夜之间大涨。同频的“集美”们在大数据的推荐下,涌入这篇笔记下留言——“赞同,没必要过度节俭,买买买的尽头是‘买对’”“可以买贵的,但不能买贵了”“既精致,又能省钱,来抄作业了”……

  事实上,和冰蓝一样,年轻群体中“精致省”的小圈子越发壮大起来。在社会化媒体上,搜索关于“精致省”的关键词,首页就能弹出几十条。小红书类似的话题圈子里,相关笔记已经接近470万篇。显然,在年轻人的世界里,薅羊毛、找平替是基本操作,买临期食品、抢剩菜盲盒是生活乐趣。

  但此省钱非彼省钱,“精致省”也并非不再精致。不同于“精致穷”——为了买奢侈品包包节衣缩食,也不同于“穷饱族”——花最少的钱,吃最饱的饭,“精致省”的年轻人们,手头相对宽裕,消费相对理性,不会因省钱而委屈自己,降低生活品质。反而更多的,会把省下来的钱用在健康、体验、精神消费上。

  在他们眼中,省钱不再是一种苦哈哈的拮据生活,反而成了拒绝“消费主义陷阱”的理性选择。上海财经大学数字经济系教授、数字商务研究中心主任崔丽丽认为,“精致省”人群的出现反映了当下国内消费社会兼具第三消费社会和第四消费社会特征的特殊现象。

  日本作家三浦展在《第四消费时代》一书中指出,在第三消费社会,人们消费观念逐步理性,不再推崇奢侈,开始追求性价比。而到了第四消费社会,人们推崇极简主义、回归真我的消费理念,越来越注重回归内心的满足感、人与人之间的纽带上来,更加偏好地方传统特色。

  崔丽丽则认为,“精致省”其实就是当代年轻人痛定思痛后,对现代社会后期欲望逻辑发展到极致后的反向运动,从面子消费到注重实用,从极奢主义到极简主义的反向追求。内核是取悦自己,这种满足不是消费主义建构的流行,而是人与人之间最自然的情感流露。

  在社交媒体上,正汇集起来一波四处打卡社区食堂的年轻人,形成了区别于打卡网红店的另一派城市美食猎人。在他们眼中,性价比是“精省人”们信奉的绝对宗旨。他们掌握了各种技术性的省钱方法,极尽节省之能事。

  顾天是在半年前搬到劲松小区,但最近才发现离家5分钟就有个社区食堂,9块钱能买10个小笼包,一碗豆浆2块钱,20块钱可以吃到撑。最受欢迎的是糖油饼,只因它忠实保留了八九十年代早点摊的味道。“是薄脆又比薄脆厚,像小时候的味道。”

  在此之前,吃饭一直是她每天最大的难题,“一份外卖30多元,周边商场人均80元,吃饭月消费至少2000块”。而第一次吃到社区食堂的热乎饭,顾天就感觉自己被俘获了。 “这里的味道不惊艳,但胜在价格实惠公道、干净卫生,满足。”顾天说,社区食堂没有外面餐厅需要迎合顾客口味的经营压力,因此,就像国营饭店一样,还保留着几年前的物价和味道。

  主打刚需、价低的餐饮企业同样也在弯道“翻红”。宁波大学学生Blzz去年9月写了一篇《穷鬼吃饭日记》,分享了一套“精省吃单”,主要深度分析商家优惠规则,攻略学校周边连锁店的“性价比套餐”。比如,周一随心配套餐仅售12元,还可0元搭配一款单品;周三9.9套餐限时限量抢购,定好闹钟就能薅到羊毛。

  叶梓柳的“精致省”哲学是“只要实用,就买便宜”。以十几块为单位,买来一大瓶蜂花洗发水、一箱丑苹果、一周食量的贝果面包。下班之后,她还会逛社区的临期商品折扣店,买到比超市还便宜的酸奶和鸡胸肉。

  再性价比更高的,就是逛菜市场,平时花三四十元吃一顿是浪费,在菜市场这样的价格,能买到几天的菜。至于如何买菜做饭,也是门学问。比如,菜场临关门菜价最便宜,部分超市打折时段跟着时间递增优惠,每周不定期发放优惠券,新鲜食材建议少量多次购买。

  美食博主“一个坨坨”对“炫省”也有发言权。在东北夜市,她一口气买到18块的烤猪蹄、裹满臭汁的冷面卷臭豆腐,15块的芝士年糕,10块的梅花小蛋糕,4块的牛肉饼,8块一杯的烤梨。她把美食攻略“炫”到社会化媒体上,得到了一众人群追捧。

  但纯粹的低价不是吸引“精致省”人群的根本原因。Blzz说,“精致省”的网友正在用戏谑的方式解构了社群的严肃感却又保留了身份认同。

  “某种程度上也是整个社会经济环境从极速增长进入到更平稳、降速提质发展过程中,消费者开始慢下来思考的更深层的体现。”崔丽丽表示。

  比如,“捡漏”这一行为,恰恰说明消费欲之外,人们正在追求低成本提高生活品质的需求。雪糕喜欢吃面包,每晚七点半后,她就去附近一家品牌面包店购买“剩菜盲盒”,盲盒内大部分是烘焙甜品、咖啡茶饮等一类产品,价格却比正价产品便宜很多,这让雪糕觉得很划算。

  也有博主整理了各大即时零售平台、便利店晚间优惠。比如,有平台晚间市集按每半小时阶梯式折扣对个别商品进行促销,既能帮助平台控损,也能使用户得到满足对折扣福利的需求。

  崔丽丽告诉《新民周刊》,“精致省”的含义,不仅在于省钱,还在于“精致”。不过,一直以来,群体化对精致的解读存在偏差。

  网上曾流行一段对“精致白领”的调侃:他们穿上始祖鸟的冲锋衣和Lululemon的瑜伽裤,手上戴着Apple Watch,脚上穿的是Salomon,耳朵里塞着AirPods Pro,端着Manner coffee,背上FREITAG开启精致的一天。

  24岁的阿美,曾受“女生不买奢侈品就是对自己不好”这类观念影响,养成了比较潇洒的花钱习惯。每月必买一件奢侈品。第一次发工资当天,阿美立马就下单了神仙水。后来,阿美的消费习惯,逐渐依赖分期付款的方式,买衣服、买包、买首饰,每月账单待支付金额最低4000元,最高达10000元,甚至更多。

  到账的工资成了过手,生活被阿美过成了“外表光鲜亮丽,实则兜里没钱”。在经历了半年的月光族后,她的消费方向也开始转向国货。“一套普通大牌护肤品3000元预计用3个月,一年就是12000元,而国货一套600元能搞定,这还不算化妆品、日用品等,累计算下来一年能多省小几万不是问题。”

  相比之下,李菲菲就过早意识到超额消费的“危险”。2019年,她在广东一家私人博物馆做学术编辑,一个人离家在外,渐渐沉迷于“享乐的状态”。那一年假期,李菲菲去大西北环游了一个月,花掉了15000元左右。

  西北之行后,李菲菲开始克制自己,减少在外面大吃大喝的频率,并开始认真研究起“精致省攻略”。

  在崔丽丽看来,“精致省”人群是一种理性消费的表现,深层意义上是懂了什么是真正值得的,不再受到面子的羁绊,不再受到营销的蛊惑,而真正顺从内心、量力而行地消费。在理性消费的习惯下,反而是越懂省钱,越过得精致。

  “多多妈妈”经常拍各种家庭美食的视频,生活质量不能下降是她的原则。这次双11,她花一千多买了一台破壁机,因为觉得“贵也有贵的道理”,想到新机器不仅能做豆浆、冰激凌、奶昔,还有十五种模式,其实也相当于省一笔钱了。

  冰蓝上个月刚买了一台戴森吹风机,花费2800元,这台吹风机正是她笔记里提到的100分物品。冰蓝定义100分物品有三个原则:好用、耐用、喜欢用。物尽其用,完全回本。“以前常常图便宜买79元或者29.9元的廉价吹风机,因为质量不好要频繁更换,反而是一种浪费。不乱买,有效购物很重要。”

  法国学者鲍德里亚曾说,身处消费社会,回归到每个人身上的议题就是“警惕消费主义,回归真实自我”。

  在崔丽丽看来,当下年轻人的“精致省”并非可以简单地解读为经济行为,因为他们省下钱不是为了来买车买房,而更多是一种身份的建构、生活方式的选择,他们不想、不愿也不能被消费裹挟。

  而消费主义最大的弊端在于剥夺了人类对于生活质量的想象。这就是为何有人在听说了省钱方法后,会产生不适,因为他们不自觉地认为,省钱的生活是不幸福的。而这实际是一种隐形的压力,让人不自觉地去购买,以此获得身份认同。

  除此之外,消费主义还构建了一套貌似很先进的价值观。在“会花钱才会赚钱”的话语体系下,节俭和省钱都被认为是落后的。事实上,“精致省”人群组成复杂。按照消费潜力划分,“精致省”人群既有M型两个顶角的一部分人,也有Z世代和都市夹心层。

  差别在于,所处M型两个顶角的大多数人和部分Z世代把省钱作为乐趣,是因为省钱对他们来说更像是一种益智游戏,省钱方式是他们的社交谈资。社交属性已经潜入到“精致省”人群从获取信息、做出决策、分享体验等购物全链条中。这种乐趣将省钱发展为社交货币。就像薅羊毛薅什么品种的羊不是重点,怎么薅、薅多少才让人津津乐道。

  达人庄小周和朋友就设计了一款“低价挑战”的游戏。他们给家里的电子设备抽奖,再把抽中设备的原价数字相加,用最后的结果当成吃饭的金额。这个金额通常都不大。比如,3098元的AR眼镜,数字相加是20元,买了份韩式炸酱鸡排面;99元的小米充电宝,最后数字相加是18元,买了红柳烤肉和陕西米皮。他们在有限的低价范围选择食物,反而还体会到了平时吃饭以外的惊喜。

  崔丽丽强调,更重要的是,精致省钱通过强化对生活的掌控感,还成为一种缓解焦虑的办法。

  从今年上半年走红的“特种兵旅行”到现在大家热议的City Walk,出行方式的变化也可看出“精致省”人群生活态度的转变。前者反映的是年轻人在精打细算过日子与“诗与远”之间找到的微妙平衡,后者则像是在快节奏生活中打开的一扇逃生门,门后边是当地人的真实生活痕迹。

  陈知乐,2019年时就是个“特种兵”,但近两年让她意识到这种把效率和性价比压缩到极致的玩法,并不能让她精神得到满足。相反不花钱、慢下来的City Walk旅行方式让她更亲近一座城市,感受当地文化。“就像我不会特别依赖网上攻略,在和当地出租车司机交流中就能知道当地哪家店便宜又好吃。”陈知乐如是说。记者|吴雪


全国咨询热线 4008098586 全国统一客服电话
亿德 品牌LOGO

网站导航

产品中心

亿德体育最新版本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